Site Overlay

【上观直击香港】连夜逃离的内地生:我是来香港读书的,怎么就变成逃难的了?

  原标题:【上观直击香港】连夜逃离的内地生:我是来香港读书的,怎么就变成逃难的了?   摘要:“只求读完书拿到毕业证,绝对不留在这里工作。多待一天我也不愿意。”         这段时间以来,香港的极端暴力行为从街头逐渐蔓延到校园,港大、港中大、港理工、城大都成了黑衣暴徒与警方对峙的战场,一时间硝烟四起,火光冲天。   在港内地生的情况及他们离开香港的新闻,牵动着大家的心。他们是怎么想的,离开香港的路又是怎么走的,经过辗转联系,我们找到其中的两位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这两位女孩都选择使用化名。      踏上深圳土地就差点哭了   “前一天(12日)晚上9点决定走,(13日)凌晨1点整理好行李,5点出发去高铁站。”即便已经身在深圳,在香港城市大学读研的内地生小A始终心有余悸:“我是来香港读书的,怎么就变成逃难的了?”   虽然这几周暴力事件不停,但最终让她下决心离开香港的,是看到12日电视直播的港中大附近冲突,以及同学们传来的城大被暴徒破坏的画面,“实在太恐怖了,我特别害怕,再也不敢去学校上课了”。   考虑到暴徒威胁13日早6时开始堵塞交通,小A和同伴们清晨5时就从租住的红�|出发。路上还算顺利,不到6时就来到西九龙高铁站。眼前的画面让她震惊了,高铁站外满是等6时车站开门的人,一脸焦虑与疲惫的样子,从装束来看是学生模样。显然和她一样,大都是从香港高校离开暂避危险的内地生。      购高铁票、出香港关、进深圳关、登车回内地,“当我踏上深圳土地的那一刻,我差点就哭了出来”。   从今年6月来港租房,到9月正式入学,再到如今暂别香港,小A完整经历了这5个月的“修例风波”。“刚开始的时候,感觉社会秩序还挺正常的。”她举了个例子,9月某日她从中环码头穿过空中连廊去对面IFC商场,与一群示威者擦肩而过。彼此各走各道互不干扰,仿佛一座城市两个平行时空。      但后来街头暴力开始升级,小A决定少出门躲在校园里。刚开始,黑衣学生就只是在图书馆门前静坐、发传单、贴海报、喊喊口号,持不同观点的同学间还可以交流。勇敢的小A还去撕过校园内污蔑内地的海报。后来情况急转直下,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,她再不敢这么做了。“偌大的校园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。”小A觉得,学校已经被外面的情绪所裹挟,成了一个宣泄口。而在暴风中心的内地学生,就处于非常不安全的境地,直到本周大爆发。   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回学校?”小A想了想,自问自答:“要么周日回去?”她立刻否定了这个答案,“还是先看情况。如果下周一还不好的话,我想先从深圳回老家去。”   她说,作业可以通过远程提交,一些课程也可以网上学习,离开香港几天对学业的影响很有限,但巨大的心理阴影难以消除。“花了这么多钱、这么多精力在香港读研,不读下去是不现实的,总要安安稳稳地熬过这一年吧。也不知道香港的学历会不会贬值?以后再去想这个吧。”   按照原计划,小A打算毕业后留在香港工作。现在她的想法彻底改变了:“只求读完书拿到毕业证,绝对不留在这里工作。多待一天我也不愿意。”      希望早日能平静下去   和浸会大学研究生一一通话时,她已经回到了浙江老家。11日,校方给学生发了停课通知邮件,再加上看到新闻中那么多瞠目结舌的镜头,“我一个人倒也无所谓,但不希望父母太过担心”,于是她决定离开香港,当晚就离开。   和小A陆路撤离不同,一一选择搭乘22时30分香港飞上海的航班。由于担心去机场道路不通,一一决定搭机场快线。她住在九龙太子站附近,按理该去机场快线九龙站乘车,但由于安全原因,当晚机场快线只停香港站与机场站。于是她不得不绕远路到港岛香港站乘车,“虽然走得有点狼狈,但很幸运能顺利来到机场。一到那里,心就放下了。”   一一说,挺多内地同学离开香港,多数人去深圳、广州避风头,也有同学继续留在校园。   “刚来读书时,我就被家人建议在香港不要碰政治,最多也就是在内地生范围内讨论。”但在香港校园中,政治话题是避不开的。在一一看来,虽然内地与香港同学立场上有分歧,但彼此也都能挺客观地分析。就算“修例风波”开始,学校的生活还能照常进行,用她的话说,“他们游行他们的,我们不理睬就是了”。有时,她还会和本地同学讨论时局。“我跟他们说,看新闻角度不能片面化”,本地同学说这是为了“香港的未来”,最后结果肯定是谁也说服不了谁,也就这么到此为止。   之后情况开始变了。比如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在学校出没,口号与行为越来越偏激。一一还发现,每天要选择不同方式从租住的房子去学校上课:地面堵了坐地铁,地铁封站了坐地面巴士,实在不行那就走着去。不知不觉中,这座城市的不确定因素在增加。         这周,香港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大规模暴力冲突中,特别是出现港科大“私了”内地学生后,校园再也不是内地生的避风港,反而成了风暴中心。看着发生在身边的一幕幕,一一很是不解:“这些黑衣人真是本校学生吗?他们怎么能对自己的校园下得去手?”有消息称,不少外面人员混入校园中带头搞破坏。还有就是校方的暧昧态度,“不让警察进学校执法,自己又不能保护校园,这种做法真让人费解”。   虽然香港情况复杂,但一一还是很期待能尽快回去上课。然而13日晚上又传来坏消息,校方通知,当天到期末的课全部停了。也就是说,她最早应该明年1月13日去学校上第二学期的课程。至于这学期落下的课,是学校下学期补上,还是学生在网上自学,目前还没有明确说法。   “除了政治因素外,这几个月我在学业上收获很大。”一一对浸大的生活很是憧憬,希望在这里学到专业知识,见到业界大咖,听到多元的、不同的声音,“希望早日能平静下去,让大家回归正常的生活”。